MENU

或许这是一篇“缓解”焦虑

July 2, 2024 • Read: 728 • 默认分类

今天分享的主题:在时间的列车中泰然若素,对抗内心时常涌动的焦虑、恐惧与不安。

今天是一个“礼物”

无论你是否愿意,我们都登上了一辆专属于自己的时间列车,如果你足够长寿,大概在 36500 天 或者说 87 万六千个小时 后或者说 5256 万分钟 之后,列车将进入此生的终点站。

有人认为时间是线性的,时间有始有终,每个人生命的每个节点都意义非凡,我们之所以庆祝生日、节日、毕业日,也许正式受到这种时间观的影响。但是线性的时间观念往往让人焦虑,因为我们很想知道下一个时间节点的事情。也许人生最大的痛苦,就在于想要解开明天的未解之谜。但人类的有限性,让人无法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。

许多人都幻想着进入时间列车的中控室,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或他人的时间列车,但最终发现不过是痴人说梦,坐实自己愚人的本色。当拿破仑囚禁于海岛,他才不得不接受自己不过是命运的奴隶。人只有真正的接受自己的有限性,才能避免陷入求解明天之谜的沮丧之中。把明天交给命运,从容地过好当下的每个时刻,是在线性时间观念中获得自洽的唯一途径。

昨天已经成为过去,明天还没有到来,今天则是一个礼物(present

当我陷入恐惧与焦虑时,这句话对我有极大的安慰。明天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的今天,命运早已安排好了明天的站台,等待着时间列车的经过。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,只要你还有幸拥有明天,你就必须要经过明天这个站台。学会平静地接受自己的命运,这样无论高峰低谷,对你而言都是平地我命由天不由我,终其一生,我们真正的功课就是 与命运和解,在每一次命运所安排的特殊时刻做正确的事情,也许这本身就是命运所赐予的幸运之福。

今天是一个礼物,过好今天,也就是当下很重要。但是我们怎么对待当下的时间呢?以人生为例,在线性的时间观下,我们很容易把生活过成有限游戏,想象着这个阶段达成什么目标,再下一个阶段获得什么成就,如此循环往复,从中脱离不了自己的目光。而如果说不在为了各种”头衔“疲于拼命,去试着把人的一生过成一个无限的游戏,尝试接受各种可能性,脱离了眼前的目光会不会有着另一样的体验呢?

有限和无限的游戏

詹姆斯·卡斯在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的开头就写下这句话:

“ 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。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,另一种为无限游戏。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,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。”

”有限游戏“以取胜为目的,取胜后会获得一个”头衔“。比如你考上了一所好大学、获得比赛的冠军、在一家大公司工作,等等。有限游戏的一个重要特征是“规则”、或者说“边界”。

与有限游戏的边界不同,无限游戏的“规则”或者“边界”不断的在游戏进程中改变,当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共同认为,游戏会受到有限结局的威胁的时候,规则就会改变。

詹姆斯·卡斯总结说:

有限游戏参与者在界限内游戏;无限游戏参与者与界限游戏。有限游戏由其边界来定义,而无限游戏则由其视界(horrizon)来定义。

我很喜欢 “视界” 这个概念,它是目力可及的边界,代表了无限游戏参与者目前能看到的边界。但只要我们往前走几步,视界就不断打开和延展。(同时我另一个喜欢的事物:”黑洞“里面也有“视界”这个概念,其代表外界能感知这个界限却不能知晓内部事物是怎么样的。虽然外界不能感知内部,但其内部一直在接受外部物质来扩大自身。)

那如何界定一件事情究竟是一场“有限游戏”还是“无限游戏”呢?除了作者提及的定义上的区别,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参与者的心态。

以人生为例,有的人把人生看成一个接一个的“有限游戏”,他们疲于奔命的为了各种“头衔”而努力,希望消除各种不确定性。对他们来说,人生最好是写就的剧本,拒绝意外;有的人则把人生看成一个“无限游戏”,他们同样努力,但更开放,接受各种可能性,并把这些可能性看成开启新“边界”的契机,愿意过“传奇性的人生”。

和我们生活的关系

打破边界、放下对“头衔”的渴望、接受各种可能性带来的“惊奇”;过往不恋、未来不迎、当下不杂 ...

凯文·凯利说这本书带给他最大的帮助是,当他面临选择的犹豫时,他总会选择无限的游戏。

我喜欢这句话,举几个例子。

先来说社会。

一个孩子进入大学,从他离开家的那一刻起,已经开始半社会化,整个青年时代,就是自我觉醒的过程。这个过程不是依附性的。对女性生命,社会带来的压力——职场压力和婚育压力,往往以倒计时来衡量,30 岁时要生孩子,28 岁时要结婚,这样 25 岁时一定要找到男朋友……她们的生活一直在焦虑中行进,人生之路一下子被困住了,一步赶一步,按部就班地生活,就像被放到工业流水线上制造出来一样。这非常可惜。

一个人一辈子需要出生两次,第一次出生是生理上的出生,第二次出生是精神上的觉醒,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每个人都面临第二次创造自己的人生任务,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完成这个任务,因为没有这个意识。

就像曾经读过的一篇“Why I Quit a $450k Engineering Job at Netflix”里面的作者那样,拿着高薪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,就像是戴着金手铐一样。人应该追求一下自己想的生活,不管达到何种程度,先做再说,说不一定做着做着就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了。

再来说工作。

詹姆斯·卡斯认为两者工作态度完全不同:

有限游戏的参与者开始工作,是为了将一段时间用工作来填满;而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开始工作,是为了将一段工作用时间来填满。

上面这句话就和“给岁月以文明,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”一样。他的意思是说,对于无限游戏的参与者来说,工作并不是被动的、响应式的、甚至打发时间的方式,而是他们用来产生各种可能性的方式。这些工作不断创造新的可能性,这些不断产生的可能性不断的在拓展自己的“视界”。

我们自己应该如何对待一份工作呢?主要是在于你想要从这份工作获得什么(比如钱、能力等)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弄清楚自己的目的后,你就是发现你对待工作的心态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对于一个终身学习者来说,工作是她不断完善自我、不断成长的工具。

最后说回你所说的:

”我的压力来源于,“
”同辈压力吧,“
”我感觉有点脱节了,“
”今天还在朋友圈看见大一班长结婚了,“
“就感觉我的人生进度落后一大截”。

这不过是你把这一段人生用工作、结婚、生子等来填满而已,把它当做一个有限游戏来过,但是你应该从“无限游戏”角度来看,你现在读研就对你来说就相当于打开另一种可能性,是一个打开新“边界”的契机,它可以让你人生更丰富,更加充满可能性,这是一个不同于工作的“你”的人生轨迹。

从众可能更容易让人安心,但坚持自己才会更让人幸福。

写下焦虑,找到平静

人啊,为什么会有这些消极的情绪?

其实它完全来源于 我自己无法接受生命中的这种不可确定性。我们真的太习惯于掌控我们的人生啊,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。只要有手机、有 wifi、有电量,我们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啊。那人们为什么讨厌堵车呢?因为堵车,它破坏了我们对计划的掌控,我们觉得时间从此不能够再掌控,但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这个堵车呢,其实是一种人生常态。所以后来我在想,与其生活在抱怨、愤怒和指责之中,不如做一些自己可以做的事情,毕竟,就像你也说过的一样, 只有做才能对抗 我们自己的想法所导致的焦虑或恐惧。

最后,找一个夜深人静或者不被外部打扰的时间

试着把你焦虑的事情写在纸上,对着这些事情认真思考,从而让焦虑的事情具象化。由于大脑对模糊的事物会感到焦虑,但是对未知的恐惧一旦具体化,那些紧张、担忧、畏惧、害怕等情绪就会在 清晰的观察 下无处遁形。经过具象化和认真思考后,你会发现这些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,这样焦虑就会自然缓解。

面对自己内心的薄弱处,更应该认真的审视它,不要逃避它,不要让它成为自己行动的阻力。

此篇送给我的好朋友,愿你不被一时的迷茫困扰,勇敢向前。


参考

  1.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
  2. “人生的意义就是,独自穿过悲喜”
  3. 人一定要具有翻篇的能力,如果总是抓住过去的人和事不放,持续消耗自己,就会变得拧巴和不快乐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,拿得起也放得下,好起来的从来都不是生活,而是你自己。
Last Modified: July 10, 2024
Leave a Comment